快捷搜索:

探讨某地拟颁布惩戒“挖矿”八项手段

2021年5月25日,某自治区组织起草了《某自治区进步和改革委员会关于坚决打击惩戒数字货币“挖矿”行为八项手段(征求建议稿)》,征求建议的时间为当日起至6月1日,共五天时间,建议反馈邮箱地址:nmgfgwhzc@126.com,反馈建议的方法还有传真,但与之前征求建议不一样的是本次并未给予邮寄反馈建议的地址和联络人。在发布手段之前设立征求建议的环节,应当得到赞赏,这表明监管者、立规者对于被监管者、被执法者的尊重,是权力运行愈加文明的表现。

大家一块儿学习和研究具体手段:

1、颁布手段的底层逻辑:环境保护

从行文中,大家发现无论是通知里对于“能耗双控目的任务”的描述,还是第一条关于“加强节能监察力度,核减能耗预算指标”,与法源《节省能源法》《电力法》等,都表明对于虚拟币挖矿引发的环保问题进行了关切,并且拟定严厉手段予以打击惩戒。

2、不限于比特币BTC,范围扩大至数字货币

从2021年5月21日国务院金融稳定进步委员会会议,明确提出打击BTC挖矿和买卖行为。但某自治区拟惩戒手段,将打击BTC挖矿扩大为打击虚拟币挖矿。BTC的能耗问题是客观事实,至于有的学者、业内人士提出,风电运输消耗大,不如直接在当地挖矿变现,有不一样的看法。

同时,从矿机的实质状况看,有的币种的家庭挖矿设施消耗极小,甚至在办公桌上即可用。是不是要不同对待,将决策打造在对各主流虚拟币矿机能耗的调查基础上进行,更稳妥。不然,手段一旦落地,发现某些矿机耗能还不如一台手机,就尴尬了。

3、吊销挖矿企业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可能引发行政诉讼

第三项手段是对于通讯企业、网络企业等主体存在数字货币挖矿行为的,依据《电信条例》吊销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通过检索,大家查到《电信条例》中关于吊销许可证的有关条约即第五十六条、第五十七条、第五十八条、第七十七条,并未找到涵摄到法律规范之中的情形。作为公法,行政法规主如果约束公权力机关的行为,对于市场主体的行为要想制裁,需要有明确规定,不然或许会引发行政诉讼风险,虽然日常行政诉讼并不多,但或许会影响当地营商环境和口碑,建议慎重考量。

4、对于“未经报批私自介入动力电源”的挖矿主体,能否根据偷窃处置

偷窃罪,是国内刑法第264条规定的保护公民财产权的罪名。这个罪保护的法益,不是经济管理秩序,不是社会秩序,而是单纯的老百姓的财产权。而未经报批,这种行政批准权并非偷窃罪保护的内容。因此,是不是构成偷窃罪与是不是报批无关,而只与偷窃罪的构成要件有关。鉴于此,“罪刑法定”和法律的严肃性,需要各方一同维护。

5、借助虚拟币进行非法筹资,依据非法筹资条例从严处置

关于虚拟币是不是是非法筹资的方法或对象,学界存在争议。2013年国内将BTC定性为“特定的虚拟产品”,最高院研究室颁布过《关于借助计算机窃取别人游戏币非法销售获利怎么样定性问题的研究建议》,将虚拟币认定为“电磁数据”,实务中,虚拟币能否被当做“资金”是存在争议的。

而非法筹资,向不特定人吸纳的是资金而非实物,所以,在尚未有新的司法讲解之前,将虚拟币当做资金,而用非法筹资条例处置,法律依据不够扎实,建议小心,等待立法或最高司法机关定性后再行处置。

6、挖矿职员之处置

笔者请教了研究党内法规的人士,“对于公务职员借助职务之便,为虚拟币挖矿或为其提供便捷和保护,一律移送纪检监察机关处置”,这个问题要拆解为两个小问题:1. 挖矿是不是违法或犯罪;2.提供便捷和保护的边界。

现在,挖矿是不是是违法或犯罪,尚存在争议,各地判决结果大相径庭,甚至相互抵牾;关于提供便捷和保护,挖矿即使构成犯罪也非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并不涉及保护伞问题,用“提供便捷和保护”如此宽泛的字眼,并不妥当,建议调整。

写在最后

树立一个区域的营商环境口碑,好不容易,但影响口碑,比较容易。大家相信,颁布八项手段的初心是好的,为了保护青山绿水,值得赞许。然而,行政手段的研判,需要坚实的法律支撑和科学调查数据。

5月21日国务院金融稳定进步委员会刚刚提出“打击BTC挖矿和买卖行为”,5月25日省级手段就指定出来,时间短,且扩大了国务院需要打击的范围。但值得一定的是现在八项手段并非定稿,而是给了社会大众五天时间反馈建议,这种胸怀值得一定。

期望从业职员不要自怨自艾,将一线的真相反馈给监管者,才是守法公民应当做的。法律虽然滞后,但由于其稳定性而得到广泛尊重。大家行走在追求依法治国、公平正义的路上……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